冶金矿产

 冶金矿产     |      2019-12-29

国家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政策措施试点已经进入到收官阶段。山西“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试点报告”上报国务院不久,3月21日,由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带领的国务院调研组奔赴山西,对山西省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试点工作进行总结、评价,时间为期一周。据悉,本次调研分为体制、安全、资源、环境、转型转产等五个专题小组,分赴山西各有关市、县和企业进行实地考察,试图全面了解试点工作启动3年来所取得的成效与经验,以及存在的问题和解决对策。

“此次调研将对整个试点工作进行实事求是的总体评价,为全国推广做准备。” 3月21日上午,吴吟在太原召开的国家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政策措施试点总结评价工作汇报会上表示,参与本次调研的新增了中央编办、卫生部、税务总局等试点协调领导小组之外的部门,以及国家发展改革委财金司、体改司、稽察办等司局人员,目的就是要熟悉相关情况,为今后的推广实施工作打下基础。

试点内容

2007年4月启动的山西省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试点工作,是国家第一次尝试在一个省域探索完整的煤炭工业发展途径。其主要任务有6项:一是加强煤炭行业宏观管理;二是完善煤矿安全生产长效机制;三是深化煤炭企业改革,如分离企业办社会、组建大型企业集团等;四是促进煤炭资源有偿使用和合理开发;五是加强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六是加快煤矿转产和产煤地区经济转型。

山西省发改委主任李宝卿曾对此表示,在山西开展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政策措施试点,是中央赋予山西的一项重大任务。试点工作包含4项经济政策,即征收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有偿出让煤炭资源矿业权、提取矿山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和提取煤矿转产发展资金。其中,建立并用好可持续发展基金是试点工作的核心内容和关键环节。

基金用于跨区域生态环境治理、资源型城市(产煤地区)转型和重点接替产业发展、解决因采煤引起的社会问题三个方面的支出,原则上按50%、30%、20%的比例安排。跨区域生态环境治理,包括治理煤炭开采所造成的水系破坏、大气污染、植被破坏、水土流失、生态退化及土地破坏和沉陷引起的地质灾害等;资源型城市、产煤地区转型和重点接替产业发展支持,主要包括支持资源型城市和产煤地区的重要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要求的装备制造业、材料工业、旅游业、服务业、特色农业发展等;因采煤引起的社会问题,包括支持分离企业办社会职能、棚户区改造以及与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关系密切的科教文卫和社会保障等。

成绩斐然

“山西试点取得的成绩值得充分肯定。” 吴吟在会上表示。

在健全煤炭行业管理体制方面,山西省组建了煤炭工业厅,形成了以煤炭厅为主,通过安全、资源、环保等各部门相互配合的煤炭行业宏观管理新格局。全省11个市和重点产煤县均相应调整了煤炭行业管理机构和职能,建立起了职能集中、体制规范、职责明确、管理强化的煤炭管理新体制。

在健全安全生产长效机制方面,山西省建立起安全费用提取使用制度并严格执行,形成了常态化的煤矿从业人员的培训工作体制,出台了煤矿重大安全生产隐患排查、“一通三防”管理等制度,煤矿安全生产管理取得显著成果。

“2010年,煤炭生产百万吨死亡率为0.187,仅为全国百万吨死亡率0.749的1/4,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 吴吟表示。

在资源整合和兼并重组方面,截至2010年底,山西省矿井个数由2598处减少到1053处,淘汰落后产能近3亿吨,形成了同煤集团、山西焦煤等亿吨级煤炭企业集团,山西煤销、阳煤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等集团产能也达到5000万吨以上,大型煤炭企业集团的产能占到全省的60%,煤炭产业集中度大幅提高。社会保障体系也进一步完善,煤炭企业基本上都为职工办理了保险。

在生态环境治理方面,山西省政府安排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推进跨区域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全面启动采煤沉陷区治理、棚户区改造和矸石山治理工程,取得了明显成效。

“2009年5月,我们专程对大同市和同煤集团的试点工作开展情况进行了调研。我们欣喜地看到,整个大同市焕然一新,植被面积有所扩大,御河两岸的治理力度加大,云冈沟的整个面貌都变了。” 吴吟指出,“目前,山西省11个地级市,已全部退出全国大气污染最严重城市前20名的行列。对这样一个产煤大省来说,同样是一项了不起的历史成就。”

煤业可持续发展试点接近收官。在转产转型发展方面,山西省建成了同煤集团塔山循环经济园区、潞安集团煤基合成油等转产转型工业园区,延伸煤电、煤电铝、煤焦化等多条循环经济产业链,实现了上下游产业联动,由单一煤炭生产转向煤基多联产和资源的循环利用。在晋煤集团和阳煤集团,非煤产品的销售收入占到了总销售收入的半壁江山以上,全省的转型转产工作稳步推进。

正视不足

吴吟强调,试点实施以来,山西省统筹推进管理体制、资源开发、安全生产、环境治理、煤矿转产和煤炭城市转型等各项试点任务,在理论、政策和实践等各层面都取得了新的突破,基本实现了各项预期目标,为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创造和积累了宝贵经验。但在肯定成绩的同时,仍要正视试点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

比如煤炭管理体制尚未完全理顺,资源配置和开发布局不尽合理,煤炭外部成本内部化不完全,小煤矿退出机制有待完善,基金与资金使用有待规范,分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工作滞后,国有煤炭企业大集团改革推进缓慢等。此外,还有资源税改革与企业负担、职业病防治等。吴吟表示,这些问题都需要山西省在今后工作中认真加以研究解决,也是此次总结评价调研的工作重点。

据悉,调研结束后各小组意见将汇总,形成对山西试点工作的总体评价意见上报国务院。